{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手游 » 正文

口述:做爱和性交的不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0:26:1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叶子开始觉得,每次和关桥做爱,都有一种不能尽兴的感觉,怎么说呢,就是叶子比较慢热,应该说女人都是比较慢热吧?刚有一点感觉,关桥那边已经三下五除二忙活完了,倒在一边呼呼大睡,撂下叶子,被生生吊在半空中,下不来,又上不去,那个劲儿,别提多难受了!

叶子感觉,对于关桥来说,做爱就意味着射精,是的,他所有的行为都是冲着这个目的而去,急吼吼的宽衣解带,敷衍了事的爱抚,然后进入,运动,射精,顶多20分钟完事。

这样的过程,让叶子体会不到两个人之间身体与身体的交流,心与心的交流,体会不到来自对方的爱与迷恋,更体会不到发自内心的快乐和幸福,有时候她忍不住想对关桥说:你这么着急干嘛呢?她也很想问问他:难道做爱就是为了射精么?可是最终也没说出口。

她觉得自己是如此之美,而且,她确信,关桥感受到了她的美。她也爱抚他,他的呼吸,他的皮肤,他身上汗水的味道,都如此让她着迷……彼此之间那浓得化不开的爱意,根本不需要语言的传递,已经通过这缠绵轻柔的爱抚,被对方完满而充分地接收到。他们忘记了时间,沉迷在这久违的甜蜜的欢愉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全部的爱和欲念都被自然地完全地调动起来,他们都在对方面前打开了自己,从身体到心灵;直至完全的融合,从身体到心灵,然后,一起抵达快乐的高潮。

月光洒在他们激情过后的身体上,远处传来海浪一下一下拍打海岸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关桥抱着她,在她耳边低语:亲爱的,真好,我爱你。叶子哭了,是幸福的眼泪。

她能体会到关桥那种渴望得到她肯定的迫切——每一个男人,都渴望自己在床上的表现得到自己女人的肯定吧?

每次做爱,关桥都是很卖力的样子,累得气喘吁吁的,他也许认为自己越勇猛越激烈越能让叶子得到快感吧?每次他都会问叶子:你舒服吗?面对着他充满期待的眼神,叶子觉得很难说出自己真实的感受,她总不能对他说:不舒服,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人用来发泄欲望的工具。

只是她越来越讨厌做爱,每次关桥把身体往她这边一凑,一张脸贴上来,手开始解她的衣服扣子的时候,她就有一种无法自控的厌烦,她有些悲哀地想:我是不是有点儿性冷淡呀?

不是快感,是幸福,这两者的区别就在于:快感只是瞬间的感受,过去就不留痕迹,而幸福是持续不断的体会,永存于心可堪回味。

这是个追求速度追求效率的时代,那种对于时间流逝的焦虑和对目标急切的追逐几乎已经渗透到每个人的血液里,直至成为我们的下意识:快,快,要快。这种焦虑和追逐也被我们带到了床上——不要做无用功,向着高潮全力前进,速战速决,甚至不惜借助药物的力量。

我们似乎都忽略了,做爱和性交的区别,性交是纯粹的生理性的需要,而做爱更是一个夫妻身心交流的过程,是一种表达爱意和欣赏的方式,这,是快不起来的,事实上,也根本不需要快的。慢下来,体验对方,享受过程,而不是急于要一个结果。也只有这样的性爱,才能让爱情,获得真正的滋养,让人的心灵,获得真正的休憩。

昆德拉说:在缓慢中,人才能活出生命的乐趣。在性爱中尤其如此。

从威海回来,叶子和关桥都明显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感情上了一个台阶。他们在威海的海边相拥的合影,被叶子配了个精美的镜框,放在了床头柜上,用来代替原本放在那里的时钟——在卧室里,还是忘记时间的流逝吧。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