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玩具 » 正文

一妻一妾,二奶告我强暴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0:26:53  

  他乘隙复燃旧情

  33岁的林晓雨其实是个不幸的女人。5年前,她在距扬州仅20公里的江都市曾有个温暖的小家。那时的她温顺贤惠,年轻漂亮:白皙细腻的肌肤,高挑丰腴的身材,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撩人的气息。平日里向她行注目礼的男人不在少数,但她从未做过对不起丈夫的事。可命运偏偏捉弄人。1996年10月,她生下女儿后在娘家休养。一天,为拿亲朋好友送的小孩衣服,她回到家里,推开卧室门,只见大白天本应上班的丈夫竟和一女子缠绵在自己的床上。眼前的情景像一把刀捅进她的心窝,她冲上前去打那女子,原本惊慌的丈夫却紧抓住她的手腕,让那女子得以逃脱。林晓雨肺都要气炸了,她想不通丈夫怎么会看上那个相貌平庸的女人。事后,在丈夫不断的忏悔和家人的劝解声中,看着尚在襁褓中的女儿,她没有离婚,但从此和丈夫分居,住回了娘家。

  亲朋好友十分同情林晓雨的遭遇,特别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李侗飞。事发后,他多次劝解安慰她,林晓雨对他心存感激。由于双方的父辈是亲密无间的朋友,所以,林晓雨将心中的苦闷、烦恼都毫无保留地向李侗飞诉说。李侗飞特别善解人意,时常找人陪她打麻将散心。只要有消遣、赴宴的机会,他总是要带上林晓雨。

  李侗飞生得魁梧,浓眉大眼间洋溢着一股男子汉的粗犷气。他一直暗恋着林晓雨,时常有意无意间露出自己的情意,林晓雨对他的心意也心领神会。

  1998年8月的一天中午,李侗飞像往常一样,来到林家,孤身一人在家的林晓雨正在厨房做饭。李侗飞便进了厨房和林晓雨聊天,聊着聊着,他突然从后面抱住林晓雨:“我很早很早就爱上了你,只是你的美丽让我无法接近,我怕高攀不上,我爱你,爱得多苦多累呀……”林晓雨猝不及防,心乱如麻,继而浑身颤栗,竟无力挣脱。李侗飞扳过她的身体,林晓雨一抬头正碰上他灼热的目光,忙又垂下了眼睛。“林晓雨,过去我经济条件差,怕你跟了我受苦,没敢向你求爱。现在我边工作边做生意,一切都好了,你真的一直不知道我对你的心吗?”说话间,李侗飞拥着她走进卧室,林晓雨恍然若梦……

  李侗飞和林晓雨很快便打得火热,彼此压抑的欲望得到了最充分的释放和发泄,李侗飞的温柔体贴让情感备受创伤的林晓雨得到了补偿。1998年10月,她结束了有名无实的婚姻,并要了女儿和住房。

  他公开包起“二奶”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李侗飞和林晓雨频繁的交往渐渐被李妻王业察觉。1999年2月的一天清晨,在好心人的指点下,王业早早守候在林晓雨的家门口,果然见丈夫悄悄地从里面溜出。虽早有心理准备,但王业仍惊呆了,她怒火中烧,顺手拿起门外的簸箕,砸向李侗飞。随后,王业冲进房内边喊边和林晓雨厮打起来。李侗飞返回屋内,借劝架之机,对妻子大打出手。王业伤心欲绝,放声大哭,高喊“救命”。呼喊声引来众邻居的围观,问清原委后,李侗飞遭到众人的指责。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李侗飞遭到单位领导和亲友的严厉训斥。迫于压力,他痛哭流涕地向妻子坦白了和林晓雨的暧昧关系,并写下书面保证,以后决不再与其往来。看到丈夫如此“真诚”地忏悔,王业原谅了他。

  李侗飞暂时收敛了自己的行为,林晓雨却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中。走在路上,她时常遭到人们对她的戳戳点点,那异样的目光令她伤心欲绝。2000年元月,在新千年钟声敲响之际,林晓雨变卖了江都的住房,带着女儿搬迁到扬州,开始新的生活。李侗飞对此大力支持,并专门请假,忙前忙后,帮助林晓雨在扬州安家。

  王业知道丈夫所做的一切,但她没有吭声。她想林晓雨去了扬州,家中也许会从此太平。但无情的现实击碎了她的梦想,李侗飞没有丝毫收敛,仍隔三差五就去一次扬州。直到有一天,李侗飞再次被妻子堵在林晓雨在扬州的新居里。面对妻子的打骂,李侗飞没有还手,而是跪在她面前厚颜无耻地说:“真的,我实在割舍不下林晓雨,要我们分手,就是逼我去死。”王业痛不欲生,但最终,她还是妥协了。

  李侗飞从此往来于江都和扬州,过起了一妻一妾的生活,逍遥快活。起初,每次从扬州回来,面对妻子苦口婆心的劝说,他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要和林晓雨断绝往来。后来,他不耐烦了,竟提出:“委屈你,我于心不忍,不如我俩离婚吧!”每到此刻,王业总是无言以对,人近中年,她不敢想像家庭破裂后的情景。此后,李侗飞更加有恃无恐,善良宽容的王业只得将苦水往肚里咽,“睁只眼,闭只眼”地过日子,渐渐地,她对这种奇耻大辱变得麻木不仁了。

  畸情危机四伏

  林晓雨带着女儿住在扬州,失去了家庭的庇护,李侗飞的疯狂占有欲也就发挥到了极致,他的独断专行等缺点也彻底暴露出来。为了时刻掌握林晓雨的动向,他给她配备了手机,但却要求号码只能让他一人知道。他经常打电话查问林晓雨,有时一天就打好几个电话。林晓雨接电话只要稍迟一些,他就不高兴。通话时他最关心的内容就是:林晓雨在哪,和谁在一起,干什么。为此,每月几百元的话费他付得毫不心疼。对这份“关怀备至”,林晓雨由起初的接受渐渐变成了反感,由此引发了两人间的数次争吵。

  李侗飞每次来扬州,都会提前电话通知。不管林晓雨是否有时间,不论白天、黑夜,她都得在家等待。而李来了无非是吃饭、做爱,完事后走人。李侗飞只要想见林晓雨,不管任何时间,打个出租车就来,全然不顾林晓雨的身体状况和心理感受。为此,两人时常发生争执。林晓雨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在江都时,她对彼此见面还觉得有点神秘感,但自从迁居扬州,一切都变得程式化了,甚至彼此间的情感也没了。林晓雨感到自己成了应召女,连“二奶”都不如。两人间的感情开始产生裂痕。

  为了生存,林晓雨在扬州从事人寿保险推销业务,心理压力大,接触的人也多。李侗飞不仅不支持她的工作,还疑神疑鬼,每次见面必定要翻她的手机查通话记录。林晓雨非常反感,她不止一次地对李侗飞说:“我顶多算你的‘二奶’,我们又不是夫妻,你有什么资格如此对我?”两人为此多次争吵、打架。李侗飞下手很重,每次打起来就拽住林晓雨的头发往卧室里拖,任凭她6岁的女儿在外面拍门哭着为妈妈求情。打完了,不管林晓雨身心多么痛苦,李侗飞都照样发泄自己的兽欲。事毕,他又会磕头作揖,嘻皮笑脸地赔礼道歉,甚至厚颜无耻地订下规矩:每次打架后,他赔礼道歉并做爱一次算是赔偿。

  时间一天天地流逝,恐惧和不安围绕着林晓雨,令她窒息和痛苦。难道这就是自己下半辈子的归宿?痛定思痛,2002年3月,林晓雨第一次正式向李侗飞提出分手,而他对此不屑一顾。林晓雨提一次分手,他就大打一番,林晓雨身上总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林晓雨彻底寒心了,她再也不愿做“二奶”,开始竭力躲避李侗飞,就算是最终难逃其魔掌,也总要挣扎到筋疲力尽为止。

  最终他尽吞苦果

  2002年9月25日晚,李侗飞开着车再次来到林晓雨家楼下,并高声叫喊。怕影响邻居休息,林晓雨无奈只得下楼上车。车子开得飞快,林晓雨吓得直冒冷汗,不敢吱声。汽车停在偏僻处,李侗飞猛地将她拽到车外,撕扯她的衣服。林晓雨吓得大叫,他又用手猛卡其喉咙,直至林晓雨昏迷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林晓雨醒来,对死亡的恐惧让她顾不上疼痛就赶紧表示再也不提分手。她直说得口干舌燥,李侗飞方才罢手。

  李侗飞成了林晓雨心中一个惧怕而又驱之不去的恶魔。绝望中,她找到公安机关,可李侗飞并未对她造成轻伤以上的伤害,警方表示没有良策,只能以家庭纠纷处理,除非她正式以强奸罪告他。2002年9月28日,李侗飞得知此事,带着妻子王业开车来到扬州。他自知林晓雨不会和他见面,所以让妻子出面。果不出所料,接到王业从公用电话亭打来的电话,林晓雨同意回家和他俩见面。3人刚走进家门,李侗飞就拉着林晓雨走进卧室,反锁上门,将妻子晾在客厅。他问道:“事情闹得这么大,有没有商量的余地?”林晓雨一口回绝。见话不投机,李侗飞顿时恼羞成怒,对林晓雨再次大打出手,林晓雨连喊王业救命,并请其报警。王业拍打着房间,哭喊着劝丈夫住手,林晓雨乘隙打开房门逃进客厅。李侗飞斥骂妻子:“咱俩立即离婚!”转而又对哭泣着的林晓雨说:“我离婚了,你总该满意了吧!”但林晓雨仍坚持分手。

  吵吵骂骂中,事情搞得一团糟。下午3时,王业拉着丈夫的手劝其离开,可李侗飞却躺在卧室的床上就是不动。王业劝道:“是我约了林晓雨,我带你来,你就得和我一块走,我得对她的安全负责。”李侗飞沉思片刻说:“你出去,林晓雨你进来,我和你说最后一句话。”

  妻子还未走进客厅,李侗飞就一把搂住走进卧室的林晓雨:“我太在乎你了,虽然打你,但内心却很爱你,让我们再做一次爱吧!”“不行,这绝对不可能。”“你说不行就不行?我俩永远分不了!”李侗飞情绪十分激动,将林晓雨推倒在床,开始解她的腰带。林晓雨奋力挣扎,并告诫道:“你这样要算强奸!”“我们两人还谈强奸!”李侗飞一脸淫笑,不顾妻子的劝阻,压倒在林晓雨的身上……

  “你会后悔的。”事毕,林晓雨一脸正色。“你去告吧,谁不知你是我的人,后会有期!”说完,李侗飞便摔门而去。林晓雨放声大哭,王业劝解了一番,下楼随丈夫而去。

  当晚,林晓雨便带着证据走进公安机关。当夜,从扬州回到江都的李侗飞刚从浴室回家,便被赶来的警察抓个正着。

  在公安侦查、检察院起诉、法院审理过程中,李侗飞竭力表述自己和林晓雨的关系,并称此前像这样与林晓雨发生关系又不止一次,怎能算是强奸,并连声喊冤。但法律无情,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如下认定:犯罪嫌疑人李侗飞与其妻到扬州,找到与其有通奸关系的林晓雨。在林家,犯罪嫌疑人李侗飞表达了将原有通奸关系保持下去的愿望,遭到林晓雨的拒绝后,遂与其发生争执、扭打。后又提出发生性关系的要求,林晓雨不从,犯罪嫌疑人李侗飞在其无力反抗的情况下将其奸淫。此案违背妇女意志,奸淫妇女,构成强奸罪。

  案件审理判决后,人们众说纷芸,林晓雨成了舆论的中心,感受到无形的压力。面对笔者的采访,她表示一点也不后悔。“如今,有朋友开始疏远我,有人认为我太绝情。但我把他推上法庭,是在救他,否则,站在被告席上的就不是强奸犯,而是杀人犯。”如今,让她深深后悔的是那段困扰她几年的情感历程:“婚外情看似迷人,但最终从中得到的只是伤害,失去的却是青春。发展婚外情是在玩火自焚,害人又害己。”

  (由于涉及个人隐私,林晓雨为化名)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